首页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速递 > 正文

汪顺:无畏前路 我还能游更快

时间:2020/06/23 浏览次数:

人物名片:汪顺,1994年2月11日出生于浙江宁波,中国男子游泳队队员,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200米混合泳季军。在2016年温莎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上斩获男子200米混合泳冠军,实现了中国选手在该项目上世界大赛金牌零的突破,2018年杭州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上,他在该项目卫冕。

去年武汉军运会上,一记“最帅军礼”让汪顺火了一次。在星光熠熠的浙江游泳队里,这位奉化小伙向来低调、沉稳。汪顺并不是“年少成名”“天赋异禀”的代表,勤奋务实的作风造就了他。

如今,1994年出生的汪顺在“00”后一箩筐的浙江游泳队中是当之无愧的大师兄,尽管如此,一天天踏实、勤勉的训练让他在游泳的道路上不断前行,身边何峻毅、洪金权等一批小兄弟将他视作学习的榜样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东京奥运延期后,汪顺一直在千岛湖国家水上训练基地训练备战,向着他的最终理想前进。

追赶“传奇”脚步

他从青涩到成熟

身高臂长的汪顺从6岁开始接触游泳,8岁时就背起行囊从宁波到杭州开始了省体校训练生活。很快,汪顺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,在朱志根教练麾下,他更是如鱼得水。2010年,汪顺初登大赛舞台,在广州亚运会200米混合泳比赛中摘得一枚银牌,面对实力强大的日本选手高桑健,年仅16岁的汪顺不害怕、不怯场,可谓一举成名。

2011年,在上海举办的世锦赛上,汪顺终于得见偶像菲尔普斯、罗切特。年仅17岁的汪顺那时还是一个“小迷弟”,在男子200米混合泳预赛时,汪顺正好与偶像菲尔普斯分在同组。汪顺回忆起这段经历时直言:“很美妙,很神奇,只可惜自己没能进决赛。”不过,在男子4×200米自由泳接力决赛中,初出茅庐的汪顺与队友一同摘得铜牌,与菲尔普斯、罗切特一同登上了领奖台。那时,或许连菲尔普斯也想不到,这位毛头小子会在今后对自己构成挑战。

2016年是奥运年,也是汪顺的幸运年,前几年落下的伤病在那一年都逐渐恢复。而在2012年短暂退役的菲尔普斯也在2014年回归赛场。里约,是汪顺挑战菲尔普斯的最佳赛场。相比于4年前在伦敦走个过场,这一次汪顺一路高歌猛进闯入决赛,最终凭借强有力的冲刺摘得季军,与菲尔普斯一同站上领奖台。汪顺说,这枚铜牌格外珍贵。

同年,汪顺在加拿大温莎为中国游泳创造历史,在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上,他夺得200米混合泳金牌,成为中国游泳历史上第一位男子混合泳项目世界冠军。2年后,雅加达亚运会,他战胜萩野公介,打破日本军团在该项目上的垄断。年末的杭州,他在家门口完成短池世锦赛的卫冕。

3届亚运会、2届奥运会、5届世锦赛、2届短池世锦赛,26岁的汪顺越发成熟。菲尔普斯、罗切特、萩野公介、卡里兹……一位位优秀乃至传奇的混合泳选手激励、鞭策着汪顺一步一步踏实前行。

孝顺、踏实、接地气

他是“好儿子”“好大哥”

熟悉汪顺的人都知道,假如汪顺没有成为游泳运动员,那他肯定是不少人眼里的“富二代”。汪顺的父亲汪严守在宁波北仑开了一家儿童汽车座椅生产厂,父母踏踏实实做事的品质给了汪顺言传身教。“踏实、接地气、没架子”是队友、泳迷对汪顺最多的评价。

从2009年参加全运会起,汪顺的父母经常会去各地看儿子的比赛,汪顺每回都清楚,“每一次我比赛,看台上身穿红色T恤,加油声最响的那个人就是我爸。”汪顺每次外训、比赛到一座城市,就会给父母买一些纪念品,每一场比赛站上领奖台,他也会把奖牌拿给父母戴一戴,有点“金牌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”的仪式感。因为在汪顺眼中,这些成绩的取得少不了父母在背后的默默付出。每周,汪顺都会和父母通通电话,聊一聊家长里短,聊一聊训练琐事,“每一次和父母聊天总能让自己轻松不少。”汪顺说。

今年是汪顺进省队的第20个年头。训练时一丝不苟,生活中打成一片,汪顺在队里有着好人缘。翻开汪顺的社交媒体,商科元、洪金权、何峻毅、张翼祥这群同在朱志根教练帐下的师兄弟是常客,汪顺时常分享他们在训练中的趣事,还为他们的组合取了个“五虎上将”的昵称,年轻人之间的相互调侃、玩笑,汪顺照单全收。训练中,汪顺时常和自己的师弟们探讨技术,朱志根教练休假时,汪顺也会认真投入训练,带个好头。

训练有条不紊

东京奥运会是终极舞台

去年结束军运会比赛任务后,汪顺就投入了紧张的冬训,从北京到杭州,汪顺没有一丝松懈。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东京奥运会被迫延期,但汪顺的训练有条不紊。“汪顺今年冬训的状态不错。”在朱志根教练看来,今年长时间的冬训系统性强,恢复充分,对汪顺这样的老将来说是个查漏补缺的好时机。

眼下,汪顺跟随省游泳队在千岛湖国家水上训练基地外训。由于没有比赛,汪顺的日常训练量相比往常有所减少,一直处于调整模式。面对长时间封闭训练的日子,汪顺也是自我开导,每天的训练依旧保质保量完成。“经过前期的训练,特别是体能训练,虽然有所提升,但还有不足。”汪顺告诉记者。

上个月省游泳队展开了一场体能测试,跑完3000米后,汪顺也有些“吃不消”,在他看来,“一方面增强了运动员的意志力,另一方面也是查漏补缺,为今后的训练提供有价值的参考。”未来,汪顺的训练重点仍将瞄准提升强项自由泳、蝶泳的速度,并在蛙泳的技术上再做一定的调整,另外就是加强力量训练,把陆上训练的成果与水上训练有效结合。

明年,汪顺将年满27岁,东京奥运会或许将是他运动员生涯中最后一届奥运会。“希望通过未来一年的时间,把自己的竞技状态逐步调整到最佳,在东京的舞台上爆发。” 汪顺希望,不仅如此,自己也十分期待能够坚持游到2022年杭州亚运会,在家门口完成卫冕,不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留下遗憾。

(党委工作处摘自 体坛报)